非友非敌似亲似疏,俄以关系于微妙平衡中凸显扑朔迷离

6 丛培影 2018-1-24 00:48:42

2017年5月13日,以色列再次空袭叙利亚军事基地阿萨德和黎巴嫩真主党目标

丛培影  发自以色列海法 

随着俄罗斯在中东地区影响力的不断提升,俄罗斯与中东国家的关系也引起人们关注。作为叙利亚总统阿萨德的坚定盟友,俄罗斯对以色列国防军空袭叙利亚军事基地却保持缄默。作为美国在中东地区的传统盟国,以色列也并未将俄罗斯视为对手。扑朔迷离的俄以关系让人捉摸不透,也很难用朋友或敌人关系进行简单界定。事实上,俄以两国保持着一种隐蔽和默契的合作关系,即在友好与冷淡、朋友与敌人之间实现一种微妙的平衡。

俄以的蜜月期和疏离

俄罗斯和以色列在军事和外交领域的合作,可以追溯到以色列建国之前。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苏联和犹太复国主义者将纳粹视为共同的敌人。犹太人向苏联提供了财力和物力的支持,苏联作为回报支持犹太复国主义运动。战后,苏联在联合国投票支持以色列建国,它也是除美国之外,第二个承认以色列的国家。在1948年爆发的第一次中东战争中,以色列之所以能够取得胜利,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得到了苏联在武器和资金方面的支持。

然而,苏以蜜月关系并没有维持多久。20世纪50年代初,由于苏联不允许本国犹太人移民以色列,两国关系开始恶化,以色列此后转向美国寻求支持。到1967年第三次中东战争后,以色列成为美国在中东地区最坚定的盟国。苏以关系此后却没有发生改变,一直到冷战结束,苏联在历次阿以冲突中都选择支持阿拉伯国家。

20世纪70年代,苏联调整了国内政策,允许本国犹太人移民以色列。一直到20世纪90年代,15万苏联犹太人移民以色列。苏联解体后的15年中,超过100万俄裔犹太人在15年内通过“阿利亚”回归以色列。目前,有超过100万俄裔犹太人生活在以色列,俄罗斯成为犹太移民最大输出国,俄语在以色列成为除希伯来语和阿拉伯语外的第三大通用语言。俄裔犹太人也成了以色列社会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与此同时,俄罗斯和以色列之间实现了一种文化融合。在大选俄罗斯期间,以色列国内城市为俄裔犹太人设立投票站,同时,莫斯科、圣彼得堡等俄罗斯城市也设立了犹太文化中心。社会与文化的亲近使两国政府在处理双边关系时十分谨慎,采取相对实用和务实的政策。

阵营各异,地区战略目标却近似

以色列和俄罗斯虽不属于同一阵营,却保持着不公开的战略合作关系,这和两国的地区战略目标关系密切。以色列是美国在中东地区的传统盟国,美国在中东阿拉伯国家构建了一个相对稳固的结盟体系,包括以沙特为首的海湾国家、约旦、埃及和此前的土耳其。作为结盟体系的领导者,美国能够协调以色列与上述盟国之间的关系。从2014年克里米亚危机以来,俄美双边关系就陷入低谷。既然选择了美国阵营,以色列就不可能与俄罗斯之间保持过度亲密关系。虽然俄罗斯近期在中东地区的影响力有所提升,但与美国相比,其地区影响力还相当有限。总体而言,俄罗斯在中东地区实际上处于战略守势,其直接卷入叙利亚内战只是为了保住其在塔尔图斯港的海军基地和拉塔基亚的空军基地,确保阿萨德政权不被武力推翻。俄罗斯虽然和伊朗保持着战略合作关系,但作为地区大国的伊朗有其独立的外交政策,不会完全服从俄罗斯的安排。 因此,伊俄两国战略信任度不高,合作更多着眼于眼前利益。

俄以关系虽不能向美以关系那样紧密,但两国在中东地区并没有关键利益冲突或不可调和的矛盾,相反,双方还具有非常相似的战略目标,比如打击伊斯兰国,防止阿萨德政权垮台等。以色列对俄罗斯在中东地区的军事存在也并不感到恐慌,反而采取接受的态度。以色列外交发言人纳赫雄此前就表示以色列并没有认为俄罗斯在中东地区的军事存在是威胁,俄罗斯在中东只是合理地保护其国家利益。虽然战略目标相似,但双方在某些问题上也存在分歧。比如,俄罗斯在叙利亚内战中与伊朗和黎巴嫩真主党开展合作,并向伊朗提供了能够打击空中战机的S-300导弹,这使以色列对俄罗斯在中东的战略产生了复杂的看法。但是以色列还是表达了非常克制的态度。纳赫雄就表示,虽然俄罗斯和以色列在一些问题上有不同意见,但是双方并无任何矛盾。

为推进有效合作,俄以两国还在很多方面建立了双边合作机制。自2011年叙利亚内战爆发以来,内塔尼亚胡和普京就建立了定期会晤机制,两位领导人商讨双边和地区问题,意在防止两国空军在叙利亚地区发生意外交火。以色列国防军将叙利亚境内的真主党和伊朗军事力量作为袭击目标,会绝对避免误炸误伤俄罗斯军事设施和人员。普京在叙利亚内战问题上也向内塔尼亚做出了保证,即不会允许伊朗和真主党的力量过度卷入叙利亚事务。同时,2010年,俄以两国签订了为期5年的军事协定。根据协定,俄罗斯向以色列购买了大量的无人侦察机。2015年,俄罗斯在叙利亚的赫梅米姆空军基地和以色列特拉维夫地下空军指挥中心之间,建立了由俄方负责运营的加密热线电话。俄罗斯官方就表示,俄以军方之间可以直接进行对话,避免了可能造成双方人员伤亡的严重误判。

“男人友谊”更显双边合作意义重大

普京被外界视为亲以的俄罗斯领导人。2005年,普京成为第一位访问以色列的俄罗斯领导人,他还宣布以色列对俄罗斯而言是一个“特殊国家”。他和内坦尼亚胡之间保持着密切的私人关系。德国《镜报》就认为,两人是政界“男人友谊”的典范。事实上,以务实著称的普京看中的是以色列的战略价值。与以色列保持合作关系,也确实缓解了俄罗斯面临的重大危机。2014年以来,俄罗斯受到美国和欧洲国家的制裁,国内经济严重受挫。以色列并没有加入西方国家制裁俄罗斯的阵营,反而和俄罗斯保持了更加密切的经贸联系。据《以色列时报》报导,2017年上半年俄以两国贸易相比同期增加了3.8亿美元,同比增长25%。由于以色列在制裁过程中对叙利亚和乌克兰问题持中立态度,两国领导人频繁会晤,俄以关系得到了显著加强。

对以色列而言,无论本国军事和科技力量多强大,还是面临错综复杂的周边安全环境。以色列的战略目标是借助自身优势和所有的世界力量,包括美国、中国、俄罗斯和欧盟,都建立友好合作关系。与俄罗斯保持密切合作关系,对保障以色列国家安全具有重要意义。以色列十分清楚,俄罗斯已经成为叙利亚事务中的主导性力量,只有俄罗斯才能限制伊朗力量和黎巴嫩真主党,对以色列控制的戈兰高地的威胁。俄以关系的深入推进,可能决定中东地区的很多重大事务,也有利于以色列摆脱美欧轨道束缚,开展更加多元和务实的外交。(作者为中央团校“一带一路”战略研究院副秘书长、以色列海法大学亚洲研究系博士后)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