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土母公司反哺合资厂 中外合资格局变阵

6 孙斌 2018-1-12 16:44:05

本报记者 孙斌 北京报道

1月5日,国家发改委在其官网上公示《智能汽车创新发展战略(征求意见稿)》,目标2020年,在华销售的50%上市新车都是智能汽车。为实现上述目标,中国将成立“国家智能汽车创新发展领导小组”,由国务院领导同志担任组长,成员由国务院相关部门和单位负责同志担任。1月9日,远在美国拉斯维加斯CES(消费电子展)上出席的各家车企,纷纷借机拿出了各自的战略、技术、样车做出回应,丰田章男直接宣布,丰田将从汽车公司转型为移动出行公司,一波智能转型的新浪潮由全球第一大车企推出出行平台始,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新高度。

丰田与滴滴们的变与不变

拉斯维加斯消费电子展开展前夜,丰田发布了e-Palette多功能出行平台,61岁的丰田章男认为,丰田的竞争对手将不再只是大众汽车,而将转变为Google、苹果和Facebook等科技巨头。

而丰田即将推出的e-Palette使用场景也极为特殊——它是一个具备自动驾驶能力的纯电动底盘,配合4-7米不等的底座尺寸,可以在早上7点钟用于上班通勤,上班早高峰过后,配备自动驾驶技术的底盘自动驾驶到下一个目的地,换上另一个车厢,成为移动商铺,可按照系统分配行驶到具体指定地点,进行兜售。到下班时间,它又可以再次转变为通勤班车。

丰田章男的计划是,在2020年东京夏季奥运会时,能够将上述汽车投入运营。与此同时,一个被叫做“移动出行联盟”的组织被推了出来,包括亚马逊、必胜客、Uber、滴滴出行等各个领域的标杆性企业,都成了丰田章男的朋友。

巧合的是,近期《华夏时报》在与接近滴滴出行的投行沟通中,也获知了滴滴在新能源布局上的最新动向。据一位不愿具名的投行高层表示,当下滴滴在发力出行公司的前提下,已在深度布局新能源汽车制造与后市场环节。据《华夏时报》记者了解,滴滴目前已与潜在的新能源整车制造公司磋商,并至少锁定了一家整车企业,未来基于共享市场以及滴滴既有的签约在驶车,以及庞大的用户基盘,滴滴无论是通过直采方式或是让渡共享使用权,都能在相当量级上帮助主机厂消化新能源订单,并探索更多可以预见的运营契机。

同时,针对早已被O2O模式洗盘至万劫不复的汽车后市场,滴滴也有意采取自建售后门店,强势资金介入硬启动的方式开始洗盘。消息人士透露,硬启动的优势既回避了O2O模式下售后店头维修能力良莠不齐、中小店主借助互联网洗盘以补贴之实绑牢店头自身客源、互联网围剿实体店吃力不讨好的尴尬,同时也可以借助新能源的风口,重新布局基于电动车时代的维保服务体系。

目前滴滴的进度条具体推进到了哪一环,介于商业机密,该人士并未透露过多细节,但无可否认的是,无论是丰田从传统汽车制造链跨身移动出行,或是滴滴以移动出行服务商角色涉足传统汽车制造、售后维保体系,转变的根本动因都很明确——伴随智能汽车的技术攻坚和重点市场的上层布局设计(如中国),出行公司与传统制造公司的鸿沟业已开始尝试填平。

造车运动标杆如何破局

强如丰田,正是拥有敏锐的嗅觉和政策预判能力,以及强硬的市场执行力,才能在汽车制造的百年长河屹立不倒,而透过CES,也能一窥当下造车运动中的活跃新势力动向。

成立于2016年的拜腾汽车,由原英菲尼迪高管戴雷(Dr. Daniel Kirchert)以及宝马I8之父毕福康(Dr. Carsten Breitfeld)创立,成立之初就一口气挖来了3位特斯拉技术大拿,分别是负责供应链的Stephen Ivsan、负责生产的Mark Duchesne以及负责机械研发的Paul Thomas。而在此次CES赌城现场,被拜腾称作“为共享出行和自动驾驶时代而生的‘新一代智能终端’”BYTON Concept完成了全球首秀,主打概念是5G传输,起步价或为30万元人民币(4.5万美元)左右,量产版将于2019年底在拜腾南京工厂正式投产。

而与之一同公布的是BYTON Life开放式数字云平台,配合车顶隐藏式天线可支持最高10Gbit/s的数据传输速度,完成从车外到车内数据的无缝切换。

类似拜腾布局的还有小鹏汽车,去年10月,原特斯拉Autopilot的技术负责人谷俊丽加入小鹏汽车,出任自动驾驶技术副总裁,由谷设计和开发的嵌入式实时人工智能计算引擎曾使得Autopilot2.0产品在特斯拉车上成功实现大规模部署。

这次的CES上,小鹏第一款上市量产车型G3全球首发,一共配置了包括双目前向摄像头、双目侧向摄像头,4个环视摄像头,3个毫米波雷达,12个超声波传感器和两个舱内智能摄像头在内的25个智能感应设备,并支持OTA(空中升级软件)云升级服务。

与此前公布的蔚来、威马不同,拜腾、小鹏的一致性在于起步更晚,但在技术路线上也更清晰指向了5G传输,L3级别以上(包括L3)的自动驾驶技术,并带有更明确的线下使用场景区分。

对此,清华大学智能网联汽车与交通研究中心主任、中国智能网联汽车产业创新联盟专家委员会常务副主任李克强教授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称:“前两年谈互联网影响就是O2O、电商,真正从全产业链上看对互联网汽车的影响,一个是销售、一个是使用、另外是制造。”

李克强认为,电动、智能、网联,这三者结合或者说这三者融合,不能简单理解成三者叠加,三者融合以后会带来新的产品形态,而这个产品形态才是未来产业创新、未来变革的基础。未来真正意义上的技术变革,将会导致产品结构、产业形态以及商业模式发生根本改变。

中国制造2025,智能化生产、智能制造不仅仅是互联网的问题,最终将是信息服务的课题。


编辑:于建平 主编:赵云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