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底发力缓慢复苏,“百年老店”国民党还能重新执政吗?

6 楚英 2018-1-11 14:22:31

国民党新北市党部主委李干龙1月9日指出,初步取得浮出抬面候选人的共识,农历年开春后的第一天,将启动初选的机制。

楚英

国民党在台湾地区再次丢掉政权已经逾一年半多。这家号称“百年老店”的政党自1949年退踞台湾后,在台发展几经起伏,曾有过“一党独大”的辉煌,也曾有过两次丢掉政权的落魄。

国民党再次丢掉政权后,其表现一度令支持者相当失望,但经过一段时间蛰伏与重整,国民党露出缓慢复苏迹象。据台湾媒体2017年12月最新民调数据显示,国民党的民众好感度上升至30.6%,只比民进党少0.1%,反感度为5.1%,少于民进党的47.8%,说明国民党开始露出再起的曙光。

展现战力,累积民意支持

国民党好感度的提升,首先得益于近段时间自身在监督民进党当局施政上的努力。2017年11月以来,国民党接连在“庆富案”、“劳基法”修法、反“空污”等议题上展现战力,有效提振了蓝营低迷的士气,逐步获得泛蓝选民正面评价。

11月“庆富案”爆发。这原本是民进党部分政治人物用来斗马英九的工具,但随着案件的盖子越揭越开,最终将火烧到民进党自家人头上。11月14日,国民党“立法院党团”由“立委”马文君公开该案的关键录音,内容直指庆富造船公司的少东家直通蔡英文办公室,并爆出高雄市海洋局长王端仁亲临庆富公司指导,以绑标方式取得造船土地。录音公布后,案情急转,不仅高雄市长陈菊的爱将王端仁被迫请辞下台,而且将火烧向蔡英文与民进党高层。

同月,国民党“立法院党团”与智库借助民众对台湾空气污染严重的不满,接力炮轰蔡英文当局的能源政策,批评蔡当局的“废核”政策是造成台湾严重空气污染的元凶,并且打出“台湾人用肺发电”的批评口号,激起深受空气污染之苦的台湾普通民众强烈共鸣。

与此同时,国民党紧咬劳工议题,举办多场记者会批评赖清德敲定的“劳动基本法”修改版本会造成劳工连续工作12天的状况,攻击蔡英文当局罔顾劳工权益。11月23日,国民党“立委”蒋万安更是采取“站立发言2小时”的拖延审查战术,成功杯葛议事。

通过一桩又一桩政治攻防的累积,国民党一点一滴的唤醒了蓝营支持者沉睡的心,缓慢累积自身的民意支持度。

民进党清算的神助攻

国民党的缓慢复苏除了自己的努力之外,还得归功于民进党当局的“助攻”。民进党与蔡英文当局上台后,对国民党及其支持者进行全力追杀。除了利“不当党产处理条例”与“促进转型正义条例”两大武器,清算国民党的党产、否定国民党历史统治的正当性之外,还不断炒作“年金改革”话题,将国民党传统支持者军公教群体抹黑为“社会蠹虫”,并大幅削减军公教群体的年金。

在民进党的清算追杀之下,国民党的传统支持者感受到了强烈的危机意识。而近期“王炳忠等新党青年军遭强行搜索案”发生后,蓝营支持者更加感受到民进党“刀刀见骨”般的政治追杀带来的强烈恐惧感。这群因为对马英九八年执政不满而在前几次选举中选择冷漠、不投票的蓝营支持者,事到如今,已经感觉到了民进党当局挥来的屠刀的阵阵寒意,从而重新燃起对国民党的支持热情。

东山再起之路漫长

尽管国民党目前露出了缓慢复苏迹象,但是正如吴敦义在近期接受香港媒体采访时所说,“国民党不能仅靠着民进党执政不佳,就以为是‘鸿鹄将至’”。国民党未来若处理不好政党改革、党内团结等结构性问题,恐怕东山再起之路仍然坎坷漫长。

首先,国民党的党务改革进展缓慢。国民党自2016年败选后,各界在检讨败选原因时都提到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便是国民党的政党体制已十分僵化。但一说到改革,谈何容易。吴敦义担任国民党主席后,提出了一些政党年轻化主张,推出了一些年轻化改革政策。比如2018年县市议员候选人提名特别办法中,确定纳入鼓励青年人参政,且排除“政二代”的民调加权条款。但是这些改革政策尚待选举实战的检验,而且这些改革并未触及国民党的“宫廷文化”、“酱缸文化”实质,国民党未来能否脱胎换骨,重新赢得选民信任,目前仍面临非常严峻的挑战。

其次,国民党的内部团结问题仍有隐忧。吴敦义接掌国民党后,国民党内部派系团结整合问题露出一线曙光。吴的政治资历过硬,行政能力较强,被认为是当前国民党内“最大公约数”,能尽量避免国民党内部的分裂与溃散。但是外界普遍认为国民党目前虽然“表面一团和气”,但是内部矛盾隐约浮现,尤其是“深蓝”与“浅蓝”两派因对国民党未来发展路线分歧而产生的矛盾短时间内难以弥合。国民党高层该如何凝聚出一条党内多数认同的大陆政策路线,并且有效弥合党内的路线分歧,显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第三,应对民进党的追杀力不从心。民进党上台后,利用全面执政的优势,先后通过“不当党产处理条例”与“促进转型正义条例”,对国民党展开政治清算,似乎要让国民党“永不超生”。面对政治对手的清算、打压,国民党想通过“释宪”维护自己的权利,但“立委”席次已经不够三分之一的门槛,所以目前的国民党已经沦为任人宰割的“刀俎”。丧失了庞大党产的国民党,一方面发不出党工工资,政党最基本的运作都面临困难;另一方面更加没有资源去统合地方派系,因而往前的每一步都可以用“举步维艰”形容。

第四,2018年选举的考验已近在眼前。2018年“九合一”选举是2020年“大选”的前哨站,更是国民党能否谷底回升的关键战役。目前岛内不论是大党,还是小党,都已经摩拳擦掌准备大战一场。但是从目前国民党的布局情况来看,有点让支持者着急。国民党目前面临的仍然是“热门县市挤破头”、“冷门县市无人问”的老问题,在新北、台北等地,都面临党内激烈的竞争,能否产生出最有胜选希望的人选着实考验掌舵者的政治能力。而在高雄、台南等“劣势选区”,虽然浮现出一些人选,但是提名布局进展相对缓慢,基层支持者担心“本来实力就弱,若无法提早布局,胜算希望更加渺茫”。

对于国民党来说,在台发展的前路并不平坦。国民党不仅要在短时间内用一场场的选举胜利,带领支持者走出2016年惨败的阴影,而且要不断自我革新,累积岛内多数民众的支持,任务十分艰巨。这家“百年老店”未来究竟是东山再起,重返执政,还是一蹶不振,继续沉沦,一切等待时间的答案。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