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人美术馆的2.0时代 回到日常生活中

6 吴小曼 2017-11-23 11:41:50




吴小曼



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由地产带动的私人美术馆在近20年急剧发展,这些美术馆从城市中心逐渐向艺术园区满溢,宋庄艺术园区在2005年首届艺术节举办后、前后有几十家私人美术馆的兴建,除了上上美术馆、树美术馆等独立的公共空间外,还有大大小小艺术家工作室改造的美术馆与收藏家打造的私人美术馆,业内人士把这种由粗放的经济推动的美术馆大跃进时代称为1.0时代,而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在国外藏家逐渐减少、国内藏家开始增长的情形下,中国人的文化自信心也在提升,很多艺术家开始了创作上的转向,由观念转向中国材质的探索,这就促使艺术展示空间发生变化,一些小而美、消费性的私人空间与个性化的美术馆同时出现,这些兼具学术交流、画展与画廊一体化的平台空间,也将为通州副中心宋庄艺术区由艺术聚落向国际艺术社区的转型提供支持,很多人把这些个性化的私人美术馆称为美术馆的2.0时代。

翼.jpg

冀·美术馆



目前这些私人美术馆,多以展示、艺术品出售为主,并不承担艺术教育、收藏、学术梳理等社会公共功能,宋庄冀·美术馆是在上月成立的、由影业公司投资的美术馆。空间建筑面积仅200多平米,是一家很小型的美术机构,主要以开放的艺术观念挖掘和发展新锐艺术家,以回应艺术发展的本土文化转向与文化的内在性需求,希望在学术与商业两个不同方向找到一个与社会的契合点,为私人美术馆的个性化生存找到运营方向。


冀·美术馆的学术主持为诗人、批评家陈家坪,他一直对建构“诗歌、艺术与时代断裂的关系”有热情也有人文情怀,冀·美术馆馆长为回慧女士,她曾为编剧,希望从影视资源与艺术的运营中找到对接关系,打造个性化的美术馆。他们在开馆首展的“折射”展中,就以“回到日常事物”的媒介与命名关系,来探讨艺术与个体生存的关系。在开幕展的座谈会中,与会的画家、策展人、评论家、诗人等就艺术与材质做了进一步深入的探讨。

陈家坪作为“折射”的策展人,就“折射”的命名做了说明,“折射”是受参展艺术家徐亚奇的装置作品《一双筷子》的启发,陈家坪认为,我们所要展示的不是抽象的观念,而是一个具体的作品对于某种艺术观念的折射状态。《一双筷子》通过一个物理反应,可以让我们去思考事物的本质和表象,无论是平常事物还是非凡事物都是这样的一种存在。


徐亚奇在采访中说,《一双筷子》的灵感来自筷子放在水杯中产生的折射,我把水下面虚幻的部分和上面部分联在一起做出来,我想展示一个事物和别的事物发生关系后呈现出来的状态。你会发现一些不一样的东西,最熟悉的事物也有可能完全陌生。“折折(she)”的本义,是把一个物体折断并呈现的状态。实际上那双筷子并没有断,它弯曲了,或者转折了。“折折(she)”和“歪筷子”一起提醒我们,关注平常之物,我们可能对它知之甚少。


经常,熟悉的事物并不为人所知。当一个人重新探索它的时候,会感到吃惊,因为往往是熟悉的事物颠覆了我们习惯的认知,产生奇妙的陌生感。我对这些感兴趣,它不会让人产生厌倦,相反它会促使人去探索,并再次回归到生活。物体不是孤立的,“我”也只是大众中的一员,我是它们共同生活其中。

“平常之物和非凡之物是同样的存在,只是因为我们自身有所区别罢了,而我所指的平常之物是指我熟悉的事物。这些作品和我2013年以前的作品基本在一条线上。以前是在布面上创作,必须在一平米左右的空间展现作品的完整性。从2015年开始,我做户外作品,空间变了,考虑的问题也变了。当一个人身处在巨大的天地之间时,自我是鲜活的,和周遭的关系也很有意思,所以我喜欢在户外做作品。但每个作品的立意是不同的,我尽量确立我描绘之物的存在,让它自己说话。”

在”折射“的三位参展艺术家中,还包括张爽、江满芹,他们的作品具有相同的诗意与内在性气质,这也是冀·美术馆将来的策展方向。


4